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潛山新聞網 | 中共潛山市委宣傳部主辦 潛山市融媒體中心承辦

您當前所在的位置: 網站首頁 > > 欄目專題 > 慶祝改革開放40年 >

我們的40年 在希望的田野上

時間:2018-07-02來源:安慶新聞網  作者:  編輯:涂必燦 

關鍵字: 田野

導讀: 開欄的話  1978年,改革開放的號角吹響,中國經濟開始騰飛。  改革開放40年眾志成城,40年砥礪奮進,40年春風化雨,安慶人民用雙

      開欄的話

  1978年,改革開放的號角吹響,中國經濟開始騰飛。

  改革開放40年眾志成城,40年砥礪奮進,40年春風化雨,安慶人民用雙手書寫了經濟社會發展的壯麗詩篇。

  40年來,“我”是改革開放的實踐者、參與者、親歷者;“我”是改革開放的見證者、受益者、分享者。

  即日起,安慶晚報推出改革開放40年特別報道。用一串串沁著馨香的文字,一張張寫滿記憶的圖片,為40年波瀾壯闊的宏偉長卷留下細膩可感、動人心弦的個體“微歷史”。

  今年39歲的王恩勝是我市桐城孔城鎮人。6月19日,記者在此采訪了解到,他出生在農村,生活在農村,工作也在農村。自上世紀70年代末到現在,鄉村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。改革開放四十周年,王恩勝成長過程中經歷了一切有關農村和田野的變化。腳踏農村土地,仰望深邃的星空,田地里有著王恩勝家的詩和遠方。

  分田到戶 鐵牛耕春

  隨著1978年十一屆三中全會一聲春雷,農民朋友迎來了一個生機勃勃滿載希望的春天——分田到戶,這分田到戶宛如爆炸般引爆了農民種田的積極性,農民在忠實的大地上勤勞耕作著屬于自己的春天。

  1981年,王恩勝父母當時所在的桐城縣孔城鎮王店村實行了分田到戶。“生產隊里的大水牛一刻也沒有閑著,家家輪流用,使著勁兒用。”今年快70歲的王恩勝父親王宗武老人回憶,當時人休牛不休,牛累,耕地效率遠遠趕不上村民的積極性和時節要求了。

  王宗武弟兄三個忙時耕地,閑時外出打工,積攢了多年,1990年合伙狠狠心買了一頭大“鐵牛”——耕田的手扶拖拉機回來。那一年,王恩勝已經10多歲了,他清楚地記得,“鐵牛”立即引爆了村民們的眼球,慢騰騰的水牛呀呀地寂寞退場了,自己也不用早晨上學前放牛了,暑假更不用看牛了,心里樂呵著。

  “鐵牛”的高效,村民們看在眼里,琢磨在心里。第二年,村莊南頭十戶合伙買回了另一臺拖拉機。一到耕種時節,“鐵牛”在田里嘟嘟嘟嘟歡快地跑,村民們看著田野喜笑顏開,仿佛看到了金黃的稻穗在微風中盡情搖曳。

  嘗到了“鐵牛”耕田節省時間的好處,田里抽水用的水泵,也從縣城的五金店奔到了村莊的水塘里,敞開了喉嚨咕咚咕咚地喝著水,滋潤著秧苗抽抽的瘋長。

  “最高興的是父親,滿臉的笑容,父親是我們家的另一頭牛。”王恩勝感慨說,父親馱著全家人的詩和遠方。

  拖拉機耕田,在王恩勝父親王宗武眼里,是在耕種春天,耕種著他們全家的溫飽期望,耕種著家中孩子讀書的學費,更是在耕種著家庭文明的生發,耕種著孩子們的未來。

  “如今,快三十年了,拖拉機依舊在我們的家里,銹跡斑斑,但卻給人溫暖如春的感覺,那里有著我們曾經耕種的美好回憶。”王恩勝說。

  滿田金黃 綠浪翻滾

  “家里年年種植兩季稻子,早稻和晚稻子,交了公糧,除掉供奉爺爺奶奶的孝糧,留了全家五口人口糧,豬鴨鵝雞又搶著吃,所剩賣了錢,繳了我們子女學費,鍋干肚子飽,日子過得緊巴巴的。”王恩勝回憶。

  每每看著稻子金黃翻滾著洶涌的浪濤涌來,田地里再也長不出多余的錢來。最大的難題來了,孩子要上學,三個要繳學費,錢從哪里來,打工還未盛行,作為農民,王宗武和老伴楊社珍只能在自己的田地里動腦筋想辦法。

  此時,1990年,王恩勝隔壁生產隊胡莊,滿田如厚厚棉被的翠綠藤蔓吸引了村民們的眼球。“原來世間還有如此甜蜜清涼的解暑西瓜,一定能賣個好價錢。”這樣一戶傳一戶,王恩勝家的田里也鋪滿了碧綠的藤蔓,這比種植水稻價值要高多了,一個個圓滾滾碧綠的西瓜就是一個個希望,甜蜜和溫暖。

  暑假期間,王恩勝全家重要的農活就是賣西瓜。每天凌晨三點多,星星還在眨著眼睛,他們全家就起床,拿著電燈,摘瓜挑瓜裝瓜。“父親拉著板車,我們在后面推,要趕八里多路,特別是我們當地烏龜山那個坡太陡了,太難上了。”王恩勝說,好在他們的西瓜名聲在外,賣得好。

  暑假結束了,西瓜也就結束了,數數錢袋子里的錢,九月,他們的學費有著落了,希望的翅膀在心里起航。雖然累,心里是溫暖的。

  現在,想起童年的生活,滿田的金黃,王恩勝說,綠浪翻滾著向他們洶涌而來,一股甜蜜溫馨再次涌上心頭。

  拋秧直播 金黃依舊

  1996年,王恩勝考上了桐城師范學校,姐姐則去了深圳打工,妹妹上初中。家里五畝多田,王宗武和老伴楊社珍二人頓時少了幫手,季節不等人,田里的秧苗呼啦啦地如烏云堆滿了他們的額頭。

  只能找人插秧付工資了,結果一算賬,實在是不劃算。第二年,王恩勝家中大膽在村莊里“吃螃蟹”地拋起了秧苗。買拋秧模,育秧,起模,拋秧,一切在嘗試摸索中。

  “一開始,我們的想法是,反正不讓田荒了就行。哪知拋秧后,秧苗長得壯,比插秧的好,發棵快。”王宗武說。禾苗不幾日就在田間便婀娜歡舞起來。

  來年春天,全村莊拋秧滿田,秧苗瘋長,村民笑顏如花,奔走相告,仿佛人人撿到了寶貝發了大財似的。

  到了1999年8月,王恩勝工作了,遠離了家里的田地,姐姐也出嫁了,妹妹去了宿州讀書。人手更少了許多,家里的田成了其父母肩頭一座沉重的大山。“我們都勸父母別插田了。”

  哪知,王恩勝一回家,父母在田里玩起了“直播”——直接將稻子育好撒在平整如鏡的田里了。種子的力量真是神奇,滿田稻子如魔術般金浪滾滾,又是一年好收成。

  當地村民們又一次瘋狂起來,全體村民玩起了“直播”競賽。

  原來,田還可以這樣“直播”,農民的創造力一如種子的力量神奇無比。

  新修水利 大戶承包

  等王恩勝和姐姐、妹妹各自成家了,父母也白發爬滿頭了。村莊里的年輕一代也不再插田了,滿田的金黃和翠綠失去了往昔的吸引力,年輕力壯的一代全飛到了城市里,創造和享受著城市的繁華和文明。

  2011年,王店村的農田也被外來的人承包了,一畝田每年380元承包費。犁田打耙,打藥,除草,收割等,全部用上了機械化。田里沒見人,稻子金黃如浪襲來,刷新了當地老一輩人的眼界,技術越來越先進,生活越來越好了。同時,他們繼續在領著糧食補貼。

  2014年,王恩勝所在的王店村在國家政策支持下新修水利,清理當家塘,修混凝土水泥溝,水塘碧波蕩漾,水溝流水潺潺,農田得到高效灌溉,水田稻花飄飄,迎來了新的春天。

  如今,王店村的農田大部分都給外人承包了,農田迎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——機械化徹底解放了人的雙手。無事的當地老一輩人,一有空閑,仍然喜歡到田間地頭信步溜達,用王宗武的話說,“那田土的氣息,實在誘人。”


圖①為王恩勝看著瘋長的西瓜藤蔓。 

 

圖②為田里的“鐵牛”。吳春富 攝

?
福彩3d走势图怎么查看